郭敬明与他的成功强迫症

2019-01-05 12:43:17

郭敬明与他的成功强迫症

28岁那年。郭敬明立下了人生的第一份遗嘱。其实不过是坐飞机时遇到几次气流,他突然想:假如有一天我消失了,一切都会乱套。所以。要安排一个完美的方案,让家人、公司、朋友和签约的作家都可以过得和现在一样。

那是2011年。他第三次成为中国作家富豪榜首富,在福布斯中国名人榜中排名第52位。当年7月,他创建的最世文化公司度过了五周岁生日。旗下员工人数逾百,于中国青春文学出版市场上占据约75%的份额。两年后,他还是作家榜首富、畅销榜冠军。

现在的郭敬明又多了一个头衔:电影导演。他自编、自导,根据自己创作的小说改编的电影《小时代》上映了。

30岁的郭敬明志得意满。因为18岁时我设想关于未来的一切,现在都超额满足了。

他的人生以18岁:为分水岭,一个平凡怯懦、家境平庸的小镇少年与后来精明世故、挥金如土的城市名流被蛮横地阻隔开来。过去十年。郭敬明成了一个文化符号,只要印上他名字的出版物销量就能比同类多出十倍。与此同时,他也得承受网络时代的言语暴力。抄袭案让每个人都有了可以审判他的错觉。菊花教和四娘这样的称呼带有赤裸裸的人身攻击意味,各种嘲笑他身高的段子层出不穷。

但这只是促成他强悍地、近乎是报复性地实践着自己的人生目标我要成功。隔在小镇少年和城市名流间的那条鸿沟有多么遥远深邃。他就打算跑得多快、跳得多高,要将阻挡他的力量全部远远抛在身后。

为什么要让不爱上海的人出生在上海?上帝一定搞错了。16岁的郭敬明这样问。

那时他迷恋上海,他写:燃亮整个上海的灯火。就是一艘华丽的邮轮。

他参加了在上海的新概念作文大赛。进入复赛后,他生平第一次离开家乡四川自贡。前往上海。从人民广场地铁站出来后,他吓傻了,一圈摩天大楼。最矮的那栋都比我住过最高的还高。

可上海并不总是温情脉脉,后来妈妈去上海看上大学的他,母子俩搭地铁外出。第一次坐地铁的母亲不会刷卡过旋杆,先进去了的他站在里面发急,一个工作人员走了过来,帮了他们。他刚想开口说谢谢,却听见对方低声地说了句册那,戆色特了(×你妈,笨死了),留下目瞪口呆的他,还有听不懂上海话而一直对她点头感谢的妈妈。

那一瞬间我握紧了拳头。可是却任何事情都不能做,因为不想让我妈妈体会到这种羞辱。只剩下听懂了这句话的我,站在原地气得一直发抖。

家境平凡的他也从那时起开始领悟到了金钱的重要性。他喜欢喝学校卖的珍珠奶茶,却不能每天都喝,否则就没钱买鞋子了。

学习影视编导的他一人校就被要求买一台照相机、一台DV和一台高配置的电脑。他犹豫了一星期,才拨通家里的电话,小声地告诉妈妈。过了足足一个月,他才收到家里寄来的钱。一直到今天,他都没有问过妈妈,那笔钱到底怎么来的。

所以,后来他说:我疯狂地买各种奢侈品,带着一种快意的恨在买。大概也就是从那时开始,他形成了后来的世界观成王败寇,胜者为王。

2002年10月,郭敬明的中篇小说《幻城》在《萌芽》上发表,很快引发热议。2003年,续写成长篇小说的《幻城》由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,当年销量近百万册。2004年,凭借这部小说,郭敬明进入了福布斯中国名人榜,位居第94位。

时年19岁的郭敬明,刚从自贡来到上海大学念书,除了两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得主的身份外,他和其他大一新生没什么区别,一头黄发,穿花里胡哨的衣服,戴美瞳,最爱吃校门外的麻辣烫,梦想毕业后做一名广告人。

直到《幻城》出版,他隐约察觉到,一种全新的生活要开始了。

2004年6月6日,郭敬明满21岁。当天,他与春风文艺出版社达成协议。由出版社出资租下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,他和好友阿亮、痕痕、HaDSey等人组成《岛》工作室,计划以杂志书的形式出版十期。

2005年,他与春风文艺出版社的合约到期。业界知名的畅销书推手、长江文艺出版社金黎组合金丽红与黎波向他发出邀请。在双方共同策划下,《岛》工作室最后改名为最世文化,郭敬明出任最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。

为进入主流体系,他们请求王蒙和白烨作为郭敬明加入中国作协的介绍人,令他成为首个加入作协的80后作家。王蒙夫人去世时,金丽红致电郭敬明,要他专程前往北京看望王蒙,郭敬明即刻答应。王蒙见到他时非常感动,将他介绍给了在场的诸位文坛名宿。金丽红挺得意,一个懂得尊重老人、知恩图报的人,这对他的形象特别有好处。

2006年10月,脱胎于《岛》的《最小说》月刊创刊,郭敬明出任主编。《最小说》取得了巨大成功,单期销量曾高达七八十万册,并衍生出了《最INK》书系。

眼镜自动开料机

北京定做搓背员制服

GGW-50钢管弯曲试验机

气弹簧疲劳试验机